用户:
密码:
注册新用户 
首页 书画资讯   
   书画资讯

Google


潘玉良:沉默的旅程 不凡的人生
来源:高仿字画网 发布时间:2019/3/26 16:02:23

本文由高仿字画网www.gfzihua.com发布!2019年3月36日

    对于潘玉良来说,人们对她如何从一个雏妓变成大画家的好奇远远超过了对她作品的兴趣。同时,大众猎奇的心理使潘玉良丰富的人生经历被简化为几个标签,而忽视了她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

  那么,从女性视角出发,当代人能从潘玉良的一生经历中体会到什么呢?

  2017年9月23日至11月19日,“潘玉良:沉默的旅程”展览在广东时代美术馆展出,展览由蔡影茜策划,共展出44剧场、方璐、胡昀、黄静远、秦晋、宋拓、马克·沃、王之博、于渺8人/组参展艺术家的作品。

  本次展览并没有展出潘玉良的原作,因此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回顾展,也并非一个基于大量原始文献的研究性展览,因而并不建立新的关于潘玉良的权威性叙述,也无意通过一个展览为潘玉良正名。

  而是通过多位当代艺术家对潘玉良的创作和生平做出自己的回应,把对潘玉良的理解通过视觉化、影像化的方式呈现出来,通过潘玉良在中国艺术史和以西方为中心的现代主义艺术史中的位置,跟当代艺术的语境中女性艺术家的现实形成共鸣和反思。

  据本次展览策展人蔡影茜介绍,本次展览缘起蓬皮杜图书馆里的马克·沃档案。马克·沃(Marc Vaux)是20世纪20年代至60年代生活在巴黎蒙帕纳斯地区的摄影师,专门承担一些艺术家委托拍摄,在他去世后留下了6000多位当地艺术家的2万5000余张玻璃底片,其中既有20世纪家喻户晓的艺术家,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法国和外国姓名。

  这些照片后来进入了蓬皮杜。蓬皮杜把这些档案分成了三个层级,第一个层级是大师,毕加索、马蒂斯;第二个层级是在蓬皮杜的收藏里有的艺术家。

  第三个层级是一些“无名者”,印度、中国、埃及、亚非拉等第三世界的、全球“南方”的艺术家。这些艺术家在本国的艺术史里都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像徐悲鸿、滑田友、潘玉良,但是在西方艺术史里他们是缺席的,被到无名者之类。

  巴黎梅兰妮·布特鲁和瓦西列夫公馆(Villa Vassilieff)与蓬皮杜合作,邀请来自不同区域的策展人和艺术家到巴黎做研究,蔡影茜在受邀之列,她选择了做潘玉良的研究。

  在异国他乡的潘玉良尽管取得了一些艺术上的成就,但并不能在他国的艺术史上留名。与她同时代的本国人积极在公开场合就政治文化、社会议题发声,并进入甚至书写主流历史,反观之下,无论是潘玉良对自己生活中的重大转折和决策的诠释,还是个人艺术创作的自述,都无从寻觅。作为孤儿、女性、中国人的潘玉良遭受了双重他者化和双重哑言的境况。

  2017年5月20日,由蔡影茜策划的“潘玉良:沉默的旅程”展览于法国巴黎瓦西列夫公馆开幕,展览主题“沉默的旅程”来自盖亚特里·斯皮瓦克名作《庶民能说话吗?》 中引用皮埃尔•马舍雷的论述,同时也是对潘玉良遭遇的概括。此次广州站的同名展览为巴黎站的延续,与上一站不同,这次又增加了44剧场、方璐、秦晋、宋拓的作品。

于缈 《“这不是严肃的艺术史……”系列之“沉默的旅程”》 多媒介装置 尺寸可变 2017

  参展艺术家于渺原本是一位艺术史家,但在这次展览中,她并未以常规的艺术史研究的方式介入展览,而是以艺术家的身份做了一件装置作品《“这不是严肃的艺术史……”系列之“沉默的旅程”》。

  在展览的前期研究中,于渺亲身走访一系列有历史意义的地点和场所,并与过程中遇到的人展开对话。她在巴黎的作品陈述中提出:“作为一个人和一位艺术家,究竟谁是潘玉良?她是如何被写入历史的?又是如何被历史排除在外的?她可以在何种程度上,仍然对今天的当代艺术家有所启发?”

  在广州站的展出中,于渺对由文献资料、个人笔记、照片、日记和私人对谈纪录等构成的多层次档案进行了重新组织,将其分为三个类别,与安徽博物馆所藏潘玉良遗作相关的文献;与潘玉良在法国的学习、生活相关的文献;以及别人所写有关潘玉良的文章等。于渺以其特有的方式对文献资料重新编辑及诠释,并以散文化的影像将自己的见证和陈述记录下来。

于缈 《“这不是严肃的艺术史……”系列之“沉默的旅程”》 多媒介装置 尺寸可变 2017

  被演绎的潘玉良

  潘玉良1895年生于江苏扬州一个贫困的家庭,1903年双亲相继去世,由舅父收养,14岁时被卖入安徽妓院,1912年,幸遇芜湖盐督潘赞化,被其赎身,改姓潘,名世秀。直到第一次前往法国时,她才开始使 用“潘玉良”的名字。

  这段经历产生了关于潘玉良的种种戏说和虚构解读。从1990年代起,流行文化与大众媒体中出现了一股“潘玉良热”。在对其的描述中,从娼妓到知名画家的反差总被作为重点。大众对于著名女性的兴趣,离不开对女性欲望及其禁忌的再消费。

  宋拓的作品《谁人、何物、焉思、涅槃》直面女性的身体欲望,他试图调整滤镜,将观众带回性服务合法化的邪恶年代,寻视不可见的可见之物。丰富的人体分泌物组成一场包括声音、节奏、律动和光的舞动的视幻觉的盛宴。这些物理性的人体有机物,是爱情故事中的丙丁路人,是性别意识中的边缘分子,是享乐主义革命中最最彻底的阶层。这是一支关于禁忌中的再禁忌、羞涩中的再羞涩、物化之后的再物化的欢歌。

  在1994年上映的由巩俐、尔冬升主演的电影《画魂》中,巩俐把这一角色演绎得颇有魅力,而从马克·沃留下的照片及潘玉良的自画像中可以看出,真实的潘玉良“又矮又胖,狮子鼻、厚嘴唇、童花头”,实在不是人们想像中的能迷倒高官的青楼女子的样子。

  在本次展览中,44剧场将以“重拍”电影的方式来重新搭建一个论坛剧场。每个周末以不同的主题邀请现场的观众讨论相关议题,并根据对此议题理解,展演自己对关于潘玉良的影像作品某个片断的重新编排。

  黄静远的双频影像装置作品《良玉:三位中国艺术家》是针对巴黎站创作的作品,片中出现了三位中国艺术家。潘玉良、黄静远的父亲及柳芭。

  其中,艺术家的父亲是主要的叙述者。黄静远父亲的艺术之梦因文化大革命而破灭,女儿虽成为了职业艺术家,但是在她跟爸爸讨论对潘玉良的看法时,仍旧透露出父辈对自己女儿成为职业艺术家的不确定性的紧张和失望,这正应和了女性追求艺术生命过程中无处不在的阻碍。

  片中潘玉良的彩色影像,来自电影《画魂》中巩俐饰演的片段,这种对虚构片段的纪实化应用,常作为大众媒体历史重现的手段。

  出生于大兴安岭鄂温克人柳芭,在获奖的央视纪录片《神鹿啊,我们的神鹿》中以原住民艺术家的身份出现,她在上世纪80年代走出深山并接受高等教育的经历,隐隐呼应了潘玉良当年远赴法国求学生活的个人选择和命运。

  方璐的影像装置作品《中国乐园》是针对本次展览创作的新作,作品中的主演李璐璐也是一位艺术家。她在这个影像里扮演了一个跟潘玉良通灵的角色,回到了潘玉良跟潘赞化相遇的饭局上,并陈述她所看到的饭局的场景。这个作品中,李璐璐作为一个女性艺术家和主演,方璐作为作品的创作者和潘玉良这三位女性在一件作品中的遭遇是不同时代的女性命运的穿梭和对照。

  胡昀的《卢森堡公园》通过模拟的法语声音情景将观众重新带回到潘玉良在巴黎时可能发生过的场景中,对于出身低微的潘玉良而言,通过掌握一门新的语言,从而获取生活和创作的自主性,似乎是一条必经之路。胡昀在基础的生活对话中融入了片段化的、虚构的潘玉良自述,公园长凳的临时置景则邀请观众在观看的同时停留并聆听。

  秦晋则在展览现场植入两周的美院油画系工作室素描课堂,与潘玉良所参与的民国高等美术教育系统,包括上海美专、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科和上海艺术大学,形成一种指向当下的平行关系。

  课堂的内容为女人体写生,与潘玉良一生孜孜不倦探索的人体肖像绘画相对应。人体写生,包括石膏像练习一直就被国人当作艺术教育的基础必修课,这种对20世纪初西方学院派绘画体系的承袭延续到今天。

  女人体被潘玉良作为主要的画面主题,不仅仅是一种练习,亦是潘玉良对自身主体性的探索。这种对保守的传统趣味的挑战,到今天还有效吗?在今天如何考察民众的美育水平?高等美术教育的内容又显示出哪种现实倾向?这些倾向在哪些层面上与我们的现实相关?这些都是秦晋试图在她的素描课中探讨的问题。

  参与了巴黎站研究和展览的王之博,对应于潘玉良及其原作的缺席,在展览现场建起一座潘玉良的纪念馆,作品的标题《你的意中人的心时刻在你身边》来自于潘玉良1959年寄送给潘赞化的肖像照后的留言。这句话既像是浪漫的表白,也像是一句忠贞的祷告。

  在一个类似于教堂的情景当中,地面凹凸不平,镜面扰乱着侵入者的脚步,王之博的画作和画作中的潘玉良岌岌可危,在不同的视线高度上散放的盆栽、被沥青包裹的静物将观众的注意力引向别处,传统艺术作品静态的、主体和客体分隔的观看方式被打破,观众被迫在身体和注意力变化当中获取知觉的平衡,以寻找自己与作品、空间乃至于展览主题之间的关系。

 
上一篇: 金农:一位不太努力“向上”的布衣
下一篇: 为啥人人都爱苏东坡
   

关于我们 - 订购流程 - 常见问题 - 交易条款 - 售后服务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北京高仿字画网 高仿字画 高仿书画 高仿国画 高仿字画批发

客服信箱:bjzihua@163.com
高仿字画 ICP备17017574号-1  网站建设